第一话 规则

楚一的大脑此时就像是一团浆糊,如行尸走肉般向前走着。他不知道这是哪里,也没有注意到周围像他一样的“僵尸”们也在朝同一个方向行进着,他靠微弱的意识只能勉强感觉到自己好像身处在森林之中。现在的他还没有完全清醒,没功夫去欣赏林间美景。这群“僵尸”摇摇晃晃地向人群走去,像是被一股力量召唤着似的,每向前挪动一步,楚一的意识就清醒一分,周围的人也是一样,直到他们停下脚步,才彻底清醒过来。

像是被规定好了一样,没有一个人说话,都只是面面相觑。不安,惊慌,疑惑,恐惧,凝重,平静......不同的人脸上浮现出不同的表情。楚一迅速环顾四周,和其他人一样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些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里。他继续观察着:此时他们身处森林中的一块空地,其实也算不上是“空地”,周围到处都是野草野花,香气宜人。这里聚集了大概50多个人,不同年龄,不同身份,可以从这些人的表情中确定,每个人都对目前的状况充满不解。

正在众人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听到几声刻意的咳嗽声,人们齐刷刷地看向声音的来源——人群前方有一块岩石平台,像是专门给人用来演讲的,平台上站着一个着装奇特的男人,声音就是他发出的。这个人旁边还立着一个被白布蒙起来的东西,一人多高。

“大家早上好。”奇装男看起来二十左右岁,他的声音很好听,“自我介绍,我叫尚,是这里的管理员之一。”人群开始有了动静,不过并没有打断他讲话。

“大家的疑问我会慢慢解释给你们听,所以请各位保持安静。”尚面带微笑,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继续说道,“首先,大家最关心的问题一定是这里是什么地方,现在我告诉大家,这里不是你们原来的世界。”

尚知道,每次说到这,人群都会开始嘈杂起来,这次他有所准备,提前挥手示意众人继续听下去。

“好了好了,我会尽量讲的详细一点,大家稍安勿躁。”不出所料,人群瞬间安静下来,尚满意的笑了笑便继续说下去。

眼前这个自称管理员的人长篇大论讲了十多分钟,楚一用一句话简单概括为:

我们这群人由于某些原因被强制送到这个世界,而且这里与原来的世界有着很大的不同......

“喂!”一声大喝打断了尚的发言。很多人都吓了一跳,纷纷看向这个大嗓门儿的人——西装革履,皮鞋锃亮,从外表不难看出,他是名“成功人士”。

尚并没有觉得意外,因为之前经常出现类似的状况:“这位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我不管你是谁,我也不在乎这是什么地方,你知不知道我分分钟几百万上下,耽误我的时间,后果你担得起吗?我没工夫听你在这BB!现在,马上送我回去,否则我会告到你倾家荡产!”气急败坏的“成功人士”语气强硬的说。

尚无奈的摇摇头,他最讨厌应付这种类型的人。

“成功人士”见他对自己的话无动于衷,更是气到满脸通红,二话不说拿起手机拨打了110。

响起了很复古的手机铃声,尚拿出手机接通:“您好,这里是110。”

所有人都看向已经傻眼的“成功人士”,他缓缓放下手机说:“你到底是什么人?究竟想干什么?!”声音苍白无力,像是谈生意失败的那种腔调。话一说完,众人同时听到了子弹上膛的清脆响声,顺着声音看去,一名特警已经举起了手枪,对准了尚。

“我的记忆还停留在昨晚的抓捕行动,之后就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现在那位先生连报警电话都打不出去,我有理由相信我们现在正处于危险之中。”看到持枪的警察,众人顿时安心了许多。

“规则4:任何情况下,绝对禁止有意做出伤害管理员的行为,否则将直接成为永生者。”尚不紧不慢地说着,从怀里抽出一把精美的左轮手枪。

“把枪放下!”特警握紧手枪大声喝道。众人被突如其来的状况惊住,下意识的退后几步,给特警和管理员留出了对峙的空间。

尚站直身体,气势凌厉,他十分严肃地盯着那名特警说:“我只数三声,命令你把枪放下,否则后果自负。三......”

“砰”的一声,特警果断开枪。很多人吓得双手抱头蹲在地上,还有些人赞叹特警的枪法——管理员眉心正中一枪,留下了红黑色的弹孔,鲜血顺着弹孔涌出。

但接下来的一幕,使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怔在原地。

“现在的警察都这么不讲道理的吗?”尚站直身子,擦了擦眉间的血迹,弹孔也被一抹而去。“我也不希望发生这种事,可规则就是规则,抱歉。”

特警十分冷静,又连续开了数枪。不过奇怪的是,只听到枪声,却不见敌人受伤。

尚缓缓抬起手臂扣动了扳机,随着左轮特有的巨大枪声响起,特警的头顿时被开了一个窟窿,倒地不起。正常情况下,人们看到这样的场面都会吓得四散而逃,可不知道是什么魔力,现在这些人却像是失去了逃跑的本能一样,只是眼睁睁看着这名警察被杀,甚至都没有发出一声尖叫。

眼前有人被枪杀,凶手就在面前,可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为何还能保持如此镇定?接二连三的怪事让楚一的思维彻底混乱,感到一阵眩晕。

全场鸦雀无声,静谧了良久后,尚开口打破了沉默。

“这里有没有医生?”

人群中有个人颤颤巍巍地举起了手,告知管理员他是个经验丰富的医生。

“麻烦您去检查一下这名警官。”

越来越摸不着头脑了,那名特警的头被开了个拳头大的窟窿,明知道他已经死透了,还检查什么?医生也是迟疑了好一会,才走向躺在地上的那名特警,俯下身子观察起来。鲜血和脑浆撒的满地都是,尸体一动不动的横在那里。

楚一从这个角度可以清楚地观察到医生脸上的表情变化:他先是不知所措的样子,再是对什么产生了深深的疑惑,然后面色变得煞白,表情惊愕,最后是一声沙哑的惊呼。

“他还活着!”

人群立刻沸腾起来,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此时,一些胆子大的人围了上去,看了看尸体,又看了看医生,最后又把头转向了管理员那里,像是在寻求答案。

尚挠了挠头,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他明知故问地说:“活着?怎么个活法?”

众人再次看向医生,他还在手忙脚乱的检查着什么,希望是自己哪里搞错了。

“脉搏稳定,体温正常,瞳孔没有放大,还有,虽然很微弱,但他仍有呼吸,生命体征都在!”

人群再次哄乱起来,在场的每个人都脊背发凉,倒抽了一口凉气。楚一双拳紧握,眉头深锁,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他连续深呼吸,强迫自己保持冷静,极力分析眼前的诡异状况:不是拍电影,更不是什么魔术手法,也可以排除那名医生与管理员是同伙的情况,一切都发生在自己的眼前,没有任何可疑的地方,完全不符合常理......

思来想去,他找不到任何合理的解释。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再没有人敢打断管理员的讲话。

楚一看着管理员手舞足蹈的“演讲”着,默默总结了三个关键词:“目标”、“规则”和“永生者”。

为了使他们能够更好的理解规则的内容,尚决定先告诉他们什么是永生者。他每次都是这么做的。

尚一下子掀开身旁的那块白布,里面的东西让在场的每个人的心里都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感——一具特殊的干尸。经管理员介绍,这是一具已经活了七千年的干尸,而且他还会永远活下去。

“这就是永生者。不过与刚刚那名警官有些不同,由于时间太长,他早已经没有了内脏和大脑,但是他仍会感到饥饿,会口渴,会生病,会疼痛,会害怕,会孤独,会遭受风吹日晒,总之,他和正常人几乎完全一样,也有七情六欲,只不过永远无法得到满足。我们对他精心保存,目的就是方便向你们展示和介绍,在这个世界,像他这样完整的年头久远的永生者几乎没有。”

“有点意思。”人群中的一名青年男子饶有兴致的看着那具永生者说。尚和楚一都向他看去——那个青年穿着一身价格不菲的黑色运动西装,皮肤白皙,长相俊朗,仪表堂堂,应该是出自豪门的公子哥。

黑衣帅哥问管理员:“那么,没有经过保存的永生者会是什么样?”

“永生者就算是变成白骨甚至化为尘土也是一样,拥有正常人所有的感官和思维意识。”尚说完,每个人都不禁打了个寒战,这种无穷无尽的痛苦,就是神也承受不住。

“灵魂?”

“虽然不是,但你可以这么理解。”

“活了7000年,他是史前人类吗?”

“不,他刚来的时候跟你们一样是现代人。我说了,这里与你们原来的世界不一样,时间概念也是天差地别。”

此时已经有好几个人都昏倒了,稍微坚强一点的勉强站得住脚,只有少数人仍然保持镇定,其中包括楚一和那名黑衣帅哥。

在给他们“欣赏”了永生者之后,管理员尚继续说明:“来到这里的每个人,都只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在限时内死亡。一旦超时或破坏规则,都会成为永生者。需要注意的是,每个人的限定时间各不相同。”

紧接着,他又列出了四个规则,楚一思考一番整理了一下。

规则一:禁止自杀。否则死者将以死亡时的状态成为永生者。

这是最基本的规则,死亡必须由外界因素造成。

管理员随后又补充了一点:任何以自杀为目的的行为所造成的死亡都属于自杀。

乍一听,像是一句废话,但经过楚一的仔细推敲,这句话至关重要。

规则二:名额限制。

只有这四个字,管理员并没有解释其具体含义,只是说还没到时候。楚一隐约觉得,这是最重要的一条规则,可管理员为什么不解释呢?楚一猜测,这条规则大概的意思很有可能是死亡人数有限,死亡人数到达一定数量时,其他还未达成死亡的人都会成为永生者。

不过,楚一认为绝不会这么简单......

规则三:杀人条款。允许杀人,但杀人者必须杀满70人。任何情况下,杀人者在时限之内没有完成规定杀人数,将成为永生者。

70人?可以推断来到这个世界的不止眼前这些人。根据这条规则的内容,楚一更加确定,在规则二中一定存在死亡人数限制,如此一来,可以说几乎没有人愿意杀人了。规则二和规则三是相辅相成的,先不说死亡名额有限,一旦杀人者在杀够人数之前死亡或是遇到其他不能够继续杀人的情况,那么他将成为永生者,这个代价太过巨大,恐怕没人愿意选择杀人,因为帮了别人,却害了自己。与原来世界一样——杀人者要么愚蠢至极,要么就是人民英雄。

规则四:在任何情况下,绝对禁止有意做出伤害管理员的行为,否则将直接成为永生者。

至于这条规则,管理员已经用最直白的方式向众人演示过了......可是管理员脑袋中枪都不会有事,这条规则又有什么用呢?楚一心中的疑团越滚越大。

以上四条就是“游戏”规则,也是这个世界的法律。

连续讲了这么久,尚有些口干,他弯下腰捡起放在脚边的水瓶。尚喝水的功夫,楚一走向石台对他说:“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没说吧?”

“你急什么,正要说呢。”

楚一没有注意到,身后不远处的黑衣帅哥正带着奇怪的笑容看着他。

尚清了清嗓子继续说:“最后就是为什么偏偏选择了你们。”

没错,每个人在了解了基本情况后,最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我们究竟是哪里做错了,凭什么要受到这样的惩罚。

“那是因为你们......”尚深邃的眼眸紧紧盯着楚一的眼睛说。

“不尊重自己的生命。”

“原来如此。”虽然楚一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可确定了答案之后还是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楚一仰着头对管理员说:“我们这里的人都动过轻生的念头,甚至已经有人尝试过自杀了,对吧?”

尚有些惊讶,微笑着说:“呦,聪明人。不过,还有另一种情况——希望自己长生不死。”

“别开玩笑了!就因为这个?连想想都不行吗?!”终于有人忍不住了,人群中传来愤怒的声音。

有人起头,就有人跟上,一瞬间,森林的空地上充斥着各种不满和抱怨的声音。

尚对着天空开了两枪,巨大的枪声让人群立刻安静下来。

“省点力气吧,决定你们来的并不是我,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没有发言权。”

此时,一只手小心翼翼地举起,在半空中晃动。举手的这个人很胖,面色蜡黄,再加上着装打扮,不难推测他应该属于某个小公司那种夜夜加班的低能白领。尚扬了扬下巴示意他可以说话。

“那个,实在不好意思,是不是哪里搞错了?我只是一个没有啥野心的普通公司职员,理想就是平平淡淡过完一生,从来没有考虑过自杀或者什么长生不老啊,可我为什么还跟这些人一样?”

尚听完这个人的话,心头一紧,急急忙忙地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然后嗯嗯啊啊的对着手机说了几句就挂掉了,随后他平复了一下心情,走向那个胖胖的白领。

“实在抱歉!”管理员竟深深地对他鞠了一躬,连声道歉,“真是对不起,刚才已经确认了,的确是我们的疏忽,您确实不应该被送到这里,不过您放心,一会儿您跟着我走,我会把您的记忆重置,并亲手将您送回原来的世界,真的是万分抱歉,让您受惊了。”

说到这里,楚一和黑衣帅哥的眼里同时闪过一丝光亮。

存在离开这个世界的方法!这无疑是最最重要的信息!

“至于你们,”尚缓缓站直了身子看向其他人,那眼神像是能读懂他们的心思,“请记住我说的话,千万不要有‘离开这里’的想法,这只会害了你们。”

“为什么这么说?”有人问。

“简单,因为从来没有人能主动离开这里,之前没有过,之后也不会有。曾经尝试过的人,每一个都绝顶聪明,能力非凡,可下场就是他们把大量的时间浪费在寻找逃离这里的方法而没有完成死亡,最后都成为了永生者。所以我诚心奉劝你们,不要自作聪明,你们是不可能离开的,死是你们唯一的出路。

还有,你们呢,也不要太难过,这里比你们原来的世界有趣多了,你们会遇到各式各样的人,各种各样不可思议的事,过不了多久你们就能明白我的意思了。我必须告诉你们的已经都说给你们听了,如果还有其他问题,就需要靠自己寻找答案了。最后,祝愿你们一切顺利,希望我们不要再见。”说完,尚就带着那个胖胖的白领和永生者离开了,很快就消失在了森林之中。

像是按下了什么开关一样,管理员一离开,很多人便开始抓狂,他们像无头苍蝇一样向四面八方逃窜而去,嘴里不停地高呼着“救命”。

救命?在这个世界,最没用的就是命……

杂乱的脚步声逐渐平息,一盏茶的功夫,森林空地上仅剩下20余人。

字体
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