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死要面子的丈母娘

晚上八点多钟,盛世豪园里的林家别墅分外宁静。

苏玉婷接完一个电话,马上走到三楼女儿的卧室门口,对女婿说:“任小峰,明天一早,你就躲出去,不要呆在别墅里。”

任小峰心里一沉:“为什么啊?”

“明天上午,我闺蜜一家人要来。”丈母娘阴下脸说,“我不能让他们看到,我有个什么也没有的上门女婿,我丢不起这个脸。”

任小峰惊呆。

“碧祺,快把他的东西拿走,不要让他们看出来。”丈母娘又对女儿说,“明天,谁也不许提你们的婚事。”

他说完,就急匆匆走到楼梯对着楼下喊:“刘妈,你明天一早去买菜,中午和晚上,都要做一桌高档菜。”

“好的,苏总。”刘妈在楼下应答。

苏玉婷不放心,退回来逼视着任小峰说:“这是我最要好的大学同学兼闺蜜,带着一家人第一次上门。我要这个面子,希望你理解我。”

任小峰的心又冷了几分,生气地说:“用不着躲的,你就说我是林碧祺的司机,不就行了吗?”

苏玉婷愣了一下,皱着眉头说:“你说话要算话,不要到时有意挑明身份,出我们洋相。”

任小峰留着余地说:“没有特殊情况,我是不会乱说的。”

“这可是你说的,要是出了洋相,我对你不客气。”苏玉婷急得什么似的,“快把你的东西,还是这张小床,全部搬到楼下的厢屋里去。”

任小峰就开始拆床搬东西。大家行动纷纷起来,整理打扫,一直弄到晚上十点多钟才结束。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钟,丈母娘的闺蜜开着一辆小型房车从江南市驶来,在28号别墅院门前停下。

苏玉婷带着林碧祺下楼去迎接,格外热情。她同学叫沙玉霖,也是四十多岁年纪,一看就是个有钱的贵妇。跟苏玉婷一样,她也长得白白胖胖,身材丰满,风韵犹存,气质不俗,颇有些小资情调。

“哇,苏玉婷,不得了,你家有这么豪华一幢大别墅,值多少钱啊?”

沙玉霖带着丈夫,女儿女婿,笑盈盈地走进来,边打量边说。

苏玉婷让他们在客厅里放了行李,领着他们上上下下看一遍,才回到底楼客厅坐下来,聚别后之情。

“我们大学毕业二十多年了,中间参加同学聚会,见过两次面。”沙玉霖跟苏玉婷坐在一张沙发上,紧紧拉着手,特别亲热,“苏玉婷,你在班级女同学中,算是混得最好的。”

“哪里呀?也一般。”苏玉婷有些得意,“哪有你混得好?”

“你先生不在家?”沙玉霖也是大学生,说话很斯文。

“他去国外公司处理事情,你先生是做什么的?”

“他没有你先生有出息。”沙玉霖话是这样说,脸上还是泛出骄傲的亮光,“我们办了一个科技公司,他是董事长。”

他们叙了一会,就开饭了。刘妈忙了一个上午,弄了一桌子丰盛的菜肴。

“在家里吃亲切,就不上饭店了。“苏玉婷招呼同学一家人上桌,然后故意对女儿说,“碧祺,你去把老张,还有你的司机小任,一起叫来吃饭。”

林碧祺走出去叫人。走在路上,她不放心地叮嘱任小峰:“你只管吃饭,不要说话。”

“知道了。”任小峰嘟哝一句。

走进客厅,坐到桌上,正好十个人,坐了满满一圆桌。苏玉婷不放心地看了任小桦一看,给同学一家人介绍说:“这是我爸爸,他是碧祺的司机小任。”

沙玉霖也给他们介绍说:“他是我家先生许灵广,她是我女儿许英红,这是我女婿韦俊杰。”

介绍完,就倒酒开喝。任小峰遵嘱不说话,只顾埋头吃菜。

吃了一会,沙玉霖讨好地说:“苏玉婷,你家女儿不得了,这么年轻,就当了集团公司总裁,还用了专职司机,比我家英红有出息得多。”

苏玉婷心虚地看了下小峰一眼,讪笑着说:“你家英红也很优秀,长得漂亮,身材又好,嫁了这么好一个老公。你女婿是做什么的?”

“他自已开了一个旅游公司,也是董事长。”沙玉霖无不骄傲地说,“英红当财务总监,是个夫妻公司。”

苏玉婷狠狠地乜了任小峰一眼,才对他们说:“你们家全是老总,沙玉霖,我记得你也是副总裁,兼账务部长。”

沙玉霖眉开眼笑地说:“我家都是小公司,哪有你们林隆集团大啊?”

苏玉婷也谦虚地说:“林隆集团是股份制公司,我家只占了百分之十八的股份。”

她们说话时,林碧祺只顾垂目吃饭,一句话也不说。她心里好难过,为嫁了一个穷光蛋而感到丢脸,抬不起头来。她更怕任小峰穷争气,不是挑明他身份,就是搞出一些事情来,让他们丢脸。

“碧祺,你不要只管吃饭啊。来,我敬你一下。我跟你妈是最要好的同学,无话不谈的。”沙玉霖跟林碧祺碰了一下杯,喝了一口饮料。

她热情地出着主意说:“江苏卫视的‘非诚匆扰’,东方卫视的‘中国新相亲”,都很好,里面林富帅不少。你应该找个年轻富豪,或者级别高一点的官二代男朋友。”

林碧祺的脸涨得通红,头垂得更低。

苏玉婷见任小峰不住地朝林碧祺看,老张和刘妈也脸露尴尬,赶紧用干咳声提醒他们。

沙玉霖热情地说:“碧祺太优秀了,不仅长得漂亮,身材姣好,还是豪门总裁。国内配得上她的小伙子,不知道有没有?”

任小峰感到很窝囊,哪有娶了老婆不能说,不相认的?他嗓子痒得难受,想以林家女婿的身份,敬对方两个男人一杯酒,却不能,也不敢。

桌子上的气氛有些沉闷。

沙玉霖丈夫许灵广看出一些端倪,他先敬苏玉婷的爸爸,再敬任小峰。他举起酒杯说:“林总的司机,我敬你。小伙子一句话也不说,很乖巧啊。”

“谢谢许总。”任小峰端起酒杯,刚要说话,苏玉婷的干咳和目光一齐上来。

这时,任小峰裤子袋里的手机响了。他走出去接听。这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任小峰走到院门外接听:“喂,你好。”

手机里传来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你是小峰吗?我是你妈妈啊。”

啊?任小峰顷刻惊呆,手机差点掉到地上。

字体
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