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穷妈突然找上门来

“小峰,我找到你爷爷家里,才问到你手机号码的。”手机那头的女人说了几句,就哧哧地哭起来,“小峰,你不要怨恨妈妈,妈妈这些年,也一直在想你,想来找你的。可是,妈妈跟你爸爸离婚后,就落了难,呜呜呜。”

手机里的女人说说,就失声痛哭起来。

一直恨着爸爸妈妈的任小峰听到哭声,心软了,也泪流满面:“你真的是我,妈妈吗?”

“小峰,我是你妈妈啊,你右大腿的内侧,是不是有颗黑痣?”

任小峰一想,那里是有颗黑痣。谁也不知道的,她肯定是妈妈。如果不是,她怎么知道?如果不是,爷爷也不会把他的手机号码告诉她。

“妈。”他终于叫了一声妈。

“嗳,小峰,我的好儿子。”妈妈的哭声更响了,她边哭边说,“我听你爷爷说,你后来考取了大学,妈为你林兴。你爷爷还说,你已经,结婚了。”

任小峰抹着眼泪问:“妈,你现在在哪里啊?”

“我已经到了江海市,我想来看看你们的新家。”妈在手机里破涕为笑说,“也看看我儿媳妇,长得哈模样。”

“啊?”任小峰惊叫起来,“你到了江海市?你怎么,不先给我打个电话的呢?”

“怎么啦?小峰,你不在江海市?”妈妈敏感地问。

“我在江海市,不过,我。”任小峰紧张得不知说什么好,背上冒出一层热汗。

他是上门女婿,丈人家这样歧视他,他怎么让妈妈来看啊?可是不让妈来看一眼,怎么说得过去?他这个做儿子的,也太冷酷了吧?!

“小峰,你怎么啦?”妈妈不安地问。

“没,没什么。”任小峰硬着头皮说,“我是上门女婿,呃。”

“上门女婿?”妈妈愣了一下,理解地说,“我知道了,小峰,我来看一眼儿媳妇,跟亲家母打声招呼就走,不碍你们事的。”

妈说到这个份上,作为一个儿子,还能拒绝吗?任小峰不顾一切地说:“好吧,你现在在哪里,我来接你。”

妈说:“我在火车站,刚刚出站,就给你打电话。”

“你等在出口处,不要走开。”任小峰挂了电话,走进别墅,有些难为情地说,“你们慢点吃,我有事出去一下。”

他不能说去接他妈妈,说出来,娇妻和丈母娘肯定不让他妈来,他就没法对妈交待。他知道,只能先斩后奏,造成既成事实再说。

桌子上的人都呆住了。

他不是林碧祺的专职司机吗?林碧祺在这里,他有什么事要出去啊?

林碧祺感觉到大家疑惑的目光,抬起头看着他,冷冷地问:“你要去哪里?”

任小峰尴尬地搔着头皮说:“我,去去就来。”

他没说完就转身往外走,再不走,他的脸就挂不住。他叫了一辆网约车,就往火车站赶。

到了火车站,他打了一个电话,就接到妈妈。在出处口外面的广场上,母子俩互相打量着,根本不认识,太陌生了。

妈妈显得有些瘦弱苍老,她应该也是四十七八岁年纪,跟他丈夫娘和沙玉霖是同龄人,可看上去要比她们老得多。

她身上的衣服都是劣质的地摊货,可见她现在的境遇。跟丈母娘和沙玉霖珠光宝气的穿着打扮格格不入,怎么让妈妈跟她们见面呢?任小峰心里发愁,想给妈妈买身好点的衣服,可他身上没有钱啊。

妈妈的鬓边有了稠密的白发,眼角有鱼尾纹,脸色较黑,额纹很深,双手粗糙。

这让任小峰看着,很是心疼。他已经长大,没有跟妈妈拥抱,只是有些腼腆地上前叫了一声:“妈。”

妈妈打量着儿子,看个没完,红着眼睛说:“小峰,你身材拔得林林的,像个大人了,妈都认不出来了。只是脸型,跟小时候有些像。”

血缘关系让分别了近二十年的母子俩,很快亲近起来。他们一起坐在网约车的后排,妈妈紧紧抓着他的手,怕他跑了似的,眼泪流个不停。

“小峰,你媳妇是做什么的?她家怎么样?”妈妈问,“你刚刚退伍,买不起房子,只能做上门女婿。唉,都是妈不好,没有给你创造一份家业。”

“你活得这么不容易,我听着,好心酸。”任小峰红着眼睛说,“她是做总裁的,她家条件很好。”

“你说什么?你媳妇是总裁?”妈妈惊讶地瞪大眼睛。

任小峰点点头,心里却在为马上就要出现的不堪揪心。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妈妈不解地问,“你什么也没有,她怎么会跟你呢?是不是身体有什么缺陷啊?”

妈妈是这样理解的。

“我十五岁的时候,在山中救过一个来山中旅游的富豪。他的轿车翻下山沟,伤得很重,我把他救出来,抱到家里,爷爷治好了他的伤。他就一直记着这个恩,我大学一毕业,他就让我过来,做他孙女的上门女婿。”任小峰做着铺垫说,“可我来了以后,她家嫌我什么也没有,看不起我。”

“哦。那你们现在怎么样啊?”妈妈担心地问。

任小峰没有出声,他不好回答,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他要带着穷困潦倒的妈妈,闯进豪门去见儿媳妇和亲家母。

这会出现怎样不堪的情况啊!

车子马上就开到别墅区大门口,任小峰让网约车开进去,他妈妈一看,惊讶道:“你丈人家,住在这个别墅区里?”

“嗯。”任小峰心里紧张起来。

车子开到28号别墅院门前,任小峰停好车,与妈妈一起走出来。

“就是这幢别墅 。”他轻声对妈妈说。

妈妈瞠目结舌地看着大院子里的大别墅,讷讷地说,“这么豪华的花园洋房,我怎么进去啊?”

她说着就转身往外走,任小峰去拉她:“妈,已经到了这里,就进去看一下吧。”

这时是下午一点多钟,里面的饭局应该结束了。

任小峰硬着头皮拉着妈妈的手走进院子,再走进别墅。

餐厅里的饭局正在收尾,大家都要站起来离席。

任小峰紧张得脸皮发麻,气也有些发堵,他拉着妈妈走到圆桌边,对大家说:

“这是我妈妈,我刚从火车站接来的。”

所有人都愕然,惊呆。

字体
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