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落的贵族

“二公子不好了,老爷他……”一个老仆急忙的跑到田里对着那名公子道。那公子名叫段浪是段家的二公子,不喜欢读书,也不好武力,平常就喜欢跟穷人家的孩子玩,一玩就是不知道天黑,常常沾着一身泥巴回到家。是段家出了名的捣乱鬼,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他爹给为了给他段浪谋个教书先生,老脸都豁出去了,这丫就是不领情,就是不喜读书,还美其名曰“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可是也没见他本人去哪里啊!

段浪拍了拍身上的泥土问道“怎么了段伯,我爹他怎么了?”

段伯上气不接下气道“二公子……老爷他…………他为了……给你找个教书的好先生被官府给抓了。”

段浪大吃一惊说“这是怎么回事。”然后对着那些跟着他那些平民子弟说回去吧,改天再一起玩。那群孩子听了就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平时他们都听段浪的话,毕竟段浪是这些平民里面的贵族子弟,对于他们来说那就是老大,老大说什么就是什么。

段伯说“二公子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回去的路上老仆再详细跟你说。”

段浪道“那好吧。”

两人就走回城里,段伯说“二公子是这样的,本来老爷是想给你找个好的先生教你念书,但是官府的人非要说老爷他通敌判乱。说老爷找的教书先生是羌族人,所以官府这才抓了老爷。”

段浪虽然平时浪荡不羁,但是此时却也冷静下来想到官府为什么抓了他爹难道真的就是因为教书先生吗?现在还不明白,还是先回家看看再说。段浪道“段伯我们先回去商量一下对策吧!”

段伯有点吃惊,心想这好像有点不太像二公子啊,二公子平时嘻嘻哈哈没个正经,此时好像感觉二公子懂事了不少,难道是老奴看错人了,平时难道都是二公子装的,如果真是这样那不得不说二公子还真是城府极深。

段浪看段伯还在那发呆,说道“段伯在想什么还不快回府里。”

段伯停止了思想,跟上了段浪的脚步。两人就这样回到了段家,段家早已经大不如前,要是以前的话说不定段家在这武威郡里面谁敢惹,自从段熲(凉州三明之一)死后,段家也日渐式微,变成了普通的士族。就连和官府稍微走得近点的士族都能够轻轻松松的碾压段家,要不族上还有点积蓄只怕段家早就被挤出了武威郡。

段浪刚回来府上,还没来得及喝口水,就被叫去正厅商量事情了。正厅里面坐首位一位夫人便是段浪的娘了,而左手边下坐的是大公子段商,右手边的则是段家私养护卫首领段延。

段伯走到正厅道“二公子回来了。”

段浪走到正厅,王夫人说道“浪儿回来了,快坐下。”

段浪就顺势一坐到了大公子左下第二位。

王夫人道“想必各位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原因,我们段家这次怕是大难临头了,有什么好的对策没有。”

大公子段商道“娘亲依孩儿看这次怕是官府与士族合作想把我们段家在武威郡除名,此事非同小可。”段商为人好读书,又会做买卖是继承段家家主候选人。人品还好,就是太老实。

护卫长段廷也点了点头,看样子是赞同了大公子段商意见。段浪刚急急忙忙的回来,现在正口渴呢,便拿起了桌上的茶喝起来。

王夫人见段浪此时正细细的品着茶便出口问道“浪儿你觉得呢?”

段浪道“娘亲,孩儿也认同大哥的意见,不过我觉得事情并没有我们想像的怎么简单。”

王夫人有点吃惊的看着段浪,她自己的儿子她当然清楚了,平时嘻嘻哈哈没个正经此时却好像变了个人,特别是刚才的那番话让人觉得深信不疑。王夫人便道“浪儿你有什么看法吗?”

段浪见此时所有人的目光看向这里,段浪此时便道“娘亲,孩儿认为父亲被抓我认为此事有蹊跷,如同段伯所说的居然他们说父亲通敌叛乱,那官府为什么不封了我们段家,孩儿在回来的路上都没看到官府的人找上门,无非就是三种原因,一是想勒索钱财,二是逼我们退出武威郡,三是想灭了我们段家。”

众人都吃了一惊,这还是以前的二公子段浪啊!这次谈话让众人又对二公子多了份看法,众人都点了点头。

王夫人道“那依浪儿之见该如何呢?”

段浪道“娘亲依孩儿看来我们主动联系官府,先进行试探看他们想要什么。”

王夫人道“好就依浪儿所言。段伯你亲自去一趟官府邀请大人前来我们段家设宴。好了都下去吧!等待段伯消息。”

段商和段浪道“娘亲会没事的,别担心孩儿告辞了。”

护卫长段廷也道“夫人放心,一旦有事老奴一定豁出性命保护段家周全。”说完众人便告退了,段商和段浪一同走出了正厅。

段商对着段浪道“二弟没想到你比我这个大哥看的要准厉害一些,以前倒是小瞧你了。”

段浪道“大哥别这么说,小弟倒是不如大哥又会经商,又有文采,小弟倒是佩服得很。”

段商听后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各自回了各自房间筹备今天的晚宴。

段伯出了段府后,径直往太守府去。太守府外,段伯正想进去,却被府外士兵所拦住。

士兵道“来着何人,来太守府何事。”

段伯用银两贿赂两名士兵,段伯道“这些银两给两位兄弟买点酒喝,劳烦通报一声就说是段家的人。”两名士兵看了看手里一两银子,就满意起来,一名士兵去通报了。

太守张猛现在正在厅内思考怎么灭掉段家,毕竟段家以前还让他父亲张奂(凉州三明之一)下不了台,这个仇必须要报,而且要让段家家破人亡。

一士兵来报“太守外面来了一个自称是段家的人。”张猛现在在想到一定是为了段家家主段恒来的,看来生意来了。

张猛道“让他进来到偏厅等我。”

士兵立马从正厅走了出来,向着府门走去。段伯在外面等了一会,士兵就出来了对着段伯道“行了,你进去吧!太守让你在偏厅等他。”

段伯就进去了,这太守府好大,光是花园就不是段家能够比的,还是正事要紧,段伯收起了感慨就往偏厅去了。到了偏厅,段伯心想这太守大人几时到啊,太守府一侍女道“您先喝茶,有什么事叫我。”

段伯回道“好的。”……

两个时辰后,段伯问道“你们太守大人什么时候来啊!”……

侍女回道“快了吧!太守大人现在正在忙着政事。”

此时张猛正在书房里喝着茶听着侍女报告“怎么样段家的人有没有问你什么事吗?”

侍女回道“有啊,他说太守大人你几时到啊!这话他问了三遍。”

张猛道“行了你下去吧!”

张猛这回想,把他晾的也差不多,是时候去见段家的人了,张猛起身往偏厅里面走去。段伯刚想问侍女,侍女道“您别问了,太守大人刚忙完事情,现在正过来呢!”

张猛来到了偏厅看到一人正坐在桌上喝茶,张猛咳嗽一声,侍女施礼道“太守大人您来了。”

段伯转过头去一看,此人威武高大,一副山羊胡须,看样子应该是习武之人出身,居说是新上任的太守张猛。段伯也施礼道“草民知道太守大人事物繁忙,我们段家今晚设宴招待大人,还望大人前来设宴,这是我们夫人的请帖。”说完递给侍女,侍女交给了太守大人。

张猛假装不知道抓了段家家主便道“本大人一定会去的,也请你家夫人放心好了。”

听到太守回话,段伯道“那草民就告辞了。”

等段伯走后,张猛心想早晚定让你段家好看,“哈哈哈哈。”

段伯从太守府出来后,又立刻赶往段家报信。段府内王夫人于段家两位公子早已等候多时,段伯终于回来了。

王夫人道“段伯怎么样了,太守大人他同意来了吗?”

此时所有人都在等着,段伯道“太守大人同意了今晚的晚宴。”

王夫人道“那就好,接下去就等时间了。”

此时已经晚上了,武威郡有规定晚上宵禁,禁止一切人在夜晚活动,但是对于士族来说,这个并没有什么用,他们士族那个不是跟太守同一条裤子的人。夜晚对于士族来说,不过是晚宴的开始,今天去他家喝酒,明天又去别的家……

段家早已一切准备就绪,段伯在府外迎接太守,一一切都安排好了,就只差太守来了。张猛看了看外面的时间,现在天色以黑适合出门了,张猛向着段家来。段伯在外面迎接太守,太守终于来到了段家府外。

段伯道“太守大人光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啊,大人里面请。”太守大人看了看,就头也不回往府里走去。

字体
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