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茶馆一邂逅

北京被改称北平已经有五六个年头了,就连昔日街头巷尾的小摊贩引以为傲的京都市民为炫耀的那份骄傲都随着岁月抹杀殆尽。但是和平的惬意和安详给这个古老悠久的城市增添了独有的古雅气息,也算是给他们生活自豪的一种安慰吧!

苏筱来北平上学已经一年有余,却十分喜欢这个古老的城都,当然她不仅仅是基于这个曾经是”首善之都“的称号,更多的是喜欢这里的风土人情。为此在上海老家时,为了去北平上学还和苏太太吵了一架,甚至她离开家半年,苏太太在信中还对她去北平上学而耿耿于怀,三番五次唠叨个不停。

这日中午苏筱从熙熙攘攘的“燕华大学”的大门里缓缓走了出来,脸上洋溢着笑容,脚步轻快而有力。她的两条绑着红色蝴蝶结的麻花辫垂落在双肩上,衣着蓝色的露肘短袄和长及脚踝的黑色裙子,乍看之下确实是个靓丽的女学生。

她离开校门之后,就匆匆地离开了大道,转身拐进了一个小胡同里,踩着青砖小路走了几分钟通向了一条大道。那大道是聒噪熙攘的街道,不仅有走南闯北的游击商人还有走街串巷的卖风车、冰糖葫芦、兔儿爷的小商贩。苏筱走到大道抬眼左右看了几眼,最终把目光投在东大街几十米处写着“荣泰茶馆”的牌匾上。

苏筱低头把右手伸进自己的黑色皮书包里,仔细地数了一下自己钱包里的钱,心里满足地说:“十块钱嘞!不怕!”

于是苏筱微笑着慢悠悠地跟着那些进入茶馆的人群踏步而入,两只眼睛在进入之后不停的环视着茶馆的四周,在观察了一周后走到一个偏僻的角落落座。

跑堂的堂倌见一个学生打扮的漂亮大姑娘落了座,立即攥着白毛巾快步流星走到苏筱桌前,弓着腰一边用毛巾抹桌子一边面带微笑问:“小姐你要喝什么茶?”

苏筱把书包堆在身边的长凳上,含笑抬头答道:“龙井,上品的。”

“好嘞!小姐稍等!随后奉到!”堂倌吆喝着转身走了。

茶馆的环境热闹许多,临近苏筱的桌子边的年轻茶客都在兴致勃勃地一面喝茶,一面和其他的几个白发长衫的老人谈天说地。苏筱对这些落伍于时代的人并不感兴趣,正要把目光收敛,一个衣着小马甲长西裤的年轻男人引起了她的注意。

小马甲在北平也算时髦的打扮,但是这个年轻人佝偻着腰,脸几乎贴着桌子,双手端着茶碗和盘碟在吧嗒吧嗒地吃喝着,一头乱糟糟沾满灰尘的短头发,着实与这身打扮不相匹配。况且他一直默默无闻的,全然不顾身边的茶客,似乎他的脑海里目前只有吃饱喝足这四个大字。

苏筱打量了一番,叹了一口气,那名年轻人突然抬起了头,伸出沾满几片灰尘的白皙手臂再端桌上的另一个盘碟里的花生米正要享用,无意看到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正瞪着水灵灵的眼睛看着自己,顿时他放下了手。

想必苏筱也感到尴尬,立马把头扭向一边,然后从书包里拿出一本书平摊在桌面上,抿了抿嘴,食指抵着嘴唇翻看着。

然而那名年轻人似乎也感到在女孩子面前丢了脸面,立即板直了腰板,举止端庄的喝茶吃花生米。吃了一阵儿,他好奇地扭身去瞅苏筱,瞅了几眼顿时被她的美丽与清纯所折服。

于是他忍不住一面吃着另一个盘碟里葵花子,一面紧盯着苏筱读书的样子,不知不觉的他已经吃光了所有的盘碟,就连那一壶盖碗茶也被他喝了个不剩半滴。

他使劲晃了晃瓷茶壶一脸垂头丧气地低头冥思苦想。突然露出微笑,起身走到柜台的取茶处又端着两盘南瓜子走到桌边装模作样地吃着。

苏筱看到堂倌托着茶盘来了,立即放下手中的书,笑着挺直了身板沉默地看着堂倌把一切都给她摆放妥当。

“你且慢慢品。”说罢堂倌立即笑着离开。

苏筱倒了一杯茶,几番仔细地讲究之后拿起筷子夹起一粒花生米塞到嘴里自言自语道:“平日吃点心面包腻味了,这花生米倒别有一番滋味。”

一旁直勾勾盯着苏筱的年轻人也看出了神,手中筷子夹着空气就塞进了嘴里,等他吃了筷子才清醒过来心里感叹:“这个大姑娘要是和我过日子就好了,那样就不会孤独了。”

长舒了一口气,他又忍不住抬眼看着苏筱文雅喝茶的模样。他看着苏筱的举止猜测她绝非一般的人家,因为贫困人家的姑娘交不起大学一学期三四十块的伙食费,再说她的打扮精致和其他女学生来说更加靓丽了些。越想越喜欢,越喜欢他就越想看,越看他越看不够,越看不够他吃的越多,眼见桌子上摞起的盘碟他突然有一种骤然的恐惧感。

他转过身仔细数了数盘碟,绝望地伸手掏了掏自己口袋里的法币,发现身上竟然只有一毛钱。“啊!”他心中大骂,抬头看了看行走在各个桌子边的堂倌慌忙又低头绷着腮帮子想着赖账的策略。

想了许久,他灵光一闪装模作样地悄悄地把四五个盘碟塞到自己的怀里,然后再故意碰掉筷子,弯腰捡筷子的同时把盘碟搁在桌子下 面,最后一副若无其事地端坐了一会儿端着空茶碗。

苏筱喝完了茶,吃了几粒盘碟中的花生米朝路过的堂倌轻声喊了一声“结账”,但是堂倌没有听见,那个年轻人却听见了。他不想苏筱这么快走,立即大声朝堂倌也喊了一声“结账”。

他的声音动静大了,堂倌自然冲着他走去,而晾在一边的苏筱红着脸扭身朝他看去,眼神有些许的凶悍,想必对捷足先登的他恼上了。

堂倌走到他面前数了数盘碟,心里算着价钱,而他则是站起身子笑着一言不发。

“一毛钱!客官”

他笑着从裤兜里掏出一毛钱放到桌子上就要抬脚走,不幸的是他的脚尖抵住了桌子下的盘碟,霎时盘碟发出碰撞的咯啦声,堂倌好奇地弯腰歪着脑袋看了桌下,脸上顿时怒了,一把拽住他的手臂喊道:“你要赖账!”

他看自己的诡计露了馅,顿时嬉皮笑脸地扯掉堂倌的手说:“我有大钱,怕你找不开呢!”

“休要耍赖!我看你穿的挺体面,想不到竟然藏匿盘碟赖账!走!去见我家掌柜的!”堂倌严肃地争辩说,一只手扯着他的衣袖,连拉带拽的推搡着。

苏筱一瞧他惹了灾祸,忍不住好奇地坐在椅子上细心地听着两人的争吵,脸上露出事不关己的漠然微笑。

“你有大钱我也能找给你!快拿出来!不然报警抓你这个吃白饭的!”

他尴尬地笑了笑,退了两步,艰难地把一只手伸进口袋犹豫了一会儿掏出一个银色的银元展开在手心中傲气地说:“我有一块钱呢!不差你的钱!”

堂倌看到一块银元,上前严肃地说:“银元都不流通了,现在全国流通法币!”

“啊!”他愣了愣惊叹,抓耳挠腮地又说:“我给你这一块银元权当一毛钱行不?”

堂倌用手搓了搓手中的毛巾,思索了一会儿说:“好吧!就算饶你一次!”说完堂倌就夺过他手中的一块银元,两只手指夹住银元中心,嘴唇靠近银元边缘轻轻地吹了吹。

“夹铜洋钿!你小子骗人是吧!以为我认不出真假是吧?”堂倌猛然抓住他的胳膊怒目而视地说道。

“假的?你有何凭证?”他大吃一惊地夺回一块银元回答道。

堂倌轻声哼了一声,瞪着眼说道:“真的银元会发出轻微而悠长的“殷”一般的银笛声,假的则没有。你这个分明就是假的。”

他咬了咬嘴唇自己尝试吹了一下,果然没有声音,顿时傻了眼,抬头以可怜的眼神望着堂倌轻声说:“我写一副字给你,行不?”

“不行!我们这是小本生意!你这身着打扮,即使一身衣裳也花几十块钱,还怕没这一毛钱吗?”堂倌毫不客气地指着他的小马甲说。

“我来给你!”一旁看热闹的苏筱忍受不了一个年轻人为了一毛钱低三下气的样子,笑着走到他面前拿着一块钱塞到堂倌手中说:“你不要难为他了,我给你一块钱,算上我和他茶钱不要找了。”

堂倌得了一块钱自然眉开眼笑地说:“得了!既然这位小姐开了口,小堂倌我也就不追究了。”说完堂倌拿着钱收拾了盘碟和瓷茶壶大踏步地走了,走的路上还嘀嘀咕咕的,貌似在抱怨着什么。

苏筱宛然一笑,望了望自己救助的年轻男人说:“你走吧!”

然而他并没有离开,而是睁着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苏筱,红着脸说道:“谢谢你!大姑娘。”

“举手之劳,不必言谢。”苏筱淡淡地说,朝他笑了笑转身走到自己的桌边拿起书包便往门外走。

他看苏筱要走,发呆了一下立即悄悄地跟了上去,等苏筱驻步迈过门槛的时候他垂着头慢悠悠地接着往苏筱的身边走。

苏筱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他,只是走着,可是走了十几米后苏筱还是听到了身后的持续的脚步声,于是回头看了他一眼。

他被发现了,立即嘴里吹着口哨,把身子转向一边装作一切无关的样子。苏筱心里有点害怕,加快了脚步,心里嘀咕这个男人莫非是淫贼?

可是走了几分钟,苏筱发现身后的男人紧紧跟着,但是却没有任何不轨举动,于是鼓起勇气往回走怒目而视地问道:“你干嘛老跟着我呀!不怕我报警抓你!让你吃牢饭!”

“我………我………我要挣钱还你,不欠你的恩。”他结结巴巴地说,露出孩童般灿烂的痴笑,温文尔雅的五官显得那么的温柔敦厚。

字体
白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