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美人师父

乌压压的黑云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狂风大作似有卷起万物的架势,一道雪白的人影飞快跃过山川大河,快得只剩下一道残影。

忽而,天空一声巨响,紫色的雷电夹杂着雷霆万钧之势劈头盖脸砸下来,那白色人影双手结印,硬生生撑下一道天雷,不想顶级雷劫威力巨大,直将她劈地神魂俱裂,口吐鲜血。

没机会接下第二道天雷了吧?

渡劫失败,九道天雷劈下,估摸着美人师父连她的魂魄碎片都见不到了……

少女软趴趴落在山巅,魂魄不稳,气息一点点散开,一心等死,眼角余光一道紫色残影忽然扑过来,隐约听到他唤了一声:“溪儿……”

一道道天雷接二连三劈下,少女却感觉不到任何疼痛,只听到男子克制而隐忍的闷哼声,夹杂着血腥气。

不!

不要!

“师父!”花溪惊叫一声,拼命想推开挡在自己身上的男子,回过神却发现自己在急速下坠过程中,眼中的世界也在迅速后退,树林枝叶只剩下了眼底的残影。

……

‘咚’地一声闷响,花溪只觉得自己砸到了某种动物的骨头上,还夹杂着血腥气,嘤咛一声,糊涂地晕了过去。

周遭刀剑相向的声音停顿片刻,黑衣人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只从天而降的小白狐,砸死了原本即将偷袭得逞的老大。

“艹!哪里来的臭狐狸?不管了,杀了他!”

树荫下,一名面色惨白,唇色青紫的男子半垂着脸颊靠在树干上,笔直修长的双腿两眼无比,脚尖正巧对着小狐狸的尾巴。

黑衣人的冷剑劈到他鼻尖,男子方微微动了下无力的指尖,眸色冰冷,那人愣了一下,一晃神的功夫,心口插着一把泛着银光的匕首。

“你……”

没有说完的机会,他直挺挺倒下去。

黑衣人一咬牙,没有想到他这么命大,只能迎着头皮上,可很快又一波劲装男子加入战斗,将震惊中的黑衣人消灭地一干二净,打斗声消失于无形。

鱼白是黑衣劲装男子中唯一一个穿着白色短打宽襟袍子的讲究人,单腿跪在男子面前:“主子,属下来迟。”

君南栎抬起头,如今天色尚算早,夕阳染着余晖落在他脸颊上,怕是‘惊为天人’四个字都不足以形容他的美。

只是,性子有些冷。

“它,带走。”君南栎撑着身体站起来,目光落在小白狐身上,有种莫名的色彩,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

国师府。

年迈的胡太医捋了一把胡子,把药方交给鱼白:“这小白狐受了重伤,按方吃药,好生休养……”顿了顿,他看向躺在床上一语不发的俊美男子,忍不住问,“国师大人,真的不需要老朽为您诊治一番吗?”

着急忙慌把他一把老骨头从床上挖起来,结果放着位高权重的国师大人不让治,反倒是给一只狐狸看起了病。

他长得像兽医吗?

君南栎翻了个身,气色依旧苍白,可唇色已经恢复了正常,衬着浅浅的粉,更显得姿容逼人:“劳烦太医,送客。”

高傲冷绝,腹黑妖孽。

当朝惊艳绝伦的国师大人。

深得民心,如神砥一般的存在。

胡太医不敢忤逆他的意思,叹了一口气,背着箱子离开了。

君南栎不自觉摸了摸小狐狸的脑袋,漫不经心地问:“如何?”

门窗虽未紧闭,可国师府的卧室一向密不透风,明里暗里守卫无数,自然不存在安全问题,鱼白下意识压低了声音:“主子威望过高,皇帝疑心已久,故而趁着主子这次剧毒发作,派人暗杀……”

君南栎撸狐狸的手一顿,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指尖仿佛定格了一般,好半晌才应了一句:“嗯。”

除此之外,别无二话。

花溪不知道在混沌中奔跑了多久,满耳朵都是天雷爆炸的声音,神魂皴裂的恐怖非经历不能明白,她惊醒起来,第一眼看到的却是雪白色的毛发,晶莹亮泽,十分漂亮,十分……

熟悉。

她呆呆地瞅着自己的爪子半晌,还结了几个五花八门的印,无一能让自己成功化为人形,心底彻底绝望。

天雷居然将她劈回原形了!

抓狂,心塞。

千年修炼,毁于一旦。

花溪一爪子糊自己脑袋上,表示懊恼,正巧大门被人推开,视线中一双镶着翠玉的墨靴渐渐靠近,腿很长,衣服很白很仙很漂亮……

“恢复的不错。”君南栎大手落在她爪子上,“有心情玩了。”

花溪觉得视线有些晃荡,模糊,好不容易清晰之后,这张光风霁月的脸尽数落在瞳孔中,一双狐狸眼收缩到不能收缩。

“师父!”

她下意识想往君南栎怀里扑,可现在她只是小狐狸,叽哩哇啦地根本没人听得懂。扑到一半便被人拦腰抓住。

小小一只,很好掌控,紧接着被人放在床上趴好。

“好生照顾。”君南栎压了压小狐狸的脑袋,见它盯着自己发愣,忍不住笑了一下。

这小狐狸,摔傻了?

直到关门声响起,花溪还维持着前爪撑着床垫,像某种犬类一般蹲坐着的愚蠢姿势,目送美人师父离开。

回过神,她又一爪子糊自己脑袋上,内心哀嚎:怎么可能是美人师父?长得像而已。

美人师傅,早已消失不见。

她渡劫失败之后,思绪混沌非常,不知道经历了什么,再也没有见过师父的身影,只在重复渡劫噩梦的时候见到过他老人家的身影,并且一度怀疑自己只是被劈傻了。

美人师父不可能出现在她渡劫的地方。

只是,她修行千年,渡劫的把握原本很大,没道理第一道天雷就撑不过去,现在又莫名其妙遇到和师父长得一模一样的凡人……

会不会有人暗中搞鬼?

不过,先找办法恢复人形才是王道。

原形太不方便了。

叹了一口气,浑身雪白的小狐狸生无可恋地在床上打了个滚,裹着尾巴睡了过去。

先养伤。

花溪虽然无法恢复人形,可毕竟是修行千年的‘老狐狸’,修养数日便见伤好,一活蹦乱跳便打算去找恢复的办法。

字体
白天